资讯详情

我的情史 我的情史 情史 的情史 我的 我的风流情史肖依

分类:都市激情   更新时间:2019-02-12 12:49:11 0




  第一章


  那一年我从外省的一个千年古城吴山县辞职来到了中关村一条街。


  其实那时候的我已经结婚生子接近而立之年不适合下海了,可是我却昏了头非要丢掉铁饭碗自谋职业。


  来到中关村的第一年,我应聘到计算所公司,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联想集团,我和同事们被安排到一个大院的后院里,这里住了几十个人,都是在公司上班的。


  那时我们的业余生活根本谈不上丰富,到了晚上八点以后街上就几乎没什么人了。


  我和同宿舍的哥几个最大的乐趣就是周末去北大、清华等几个大学校园里去跳舞。


  宿舍里的年轻人除了我之外基本上都没结婚,他们几个臭小子明目张胆的以交朋友名义去大把的认识大学里的漂亮妞们。


  而我,虽然长得面嫩像个在校大学生,但是毕竟已经是孩子的爹了,只能是把跳舞当做一个娱乐消遣。


  由于路途遥远,我三个月半年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是小别胜新婚,把之前在外面遇到了所有美色诱惑变成夫妻团圆的激情盛宴。往往一个夜晚就要接连做上两次。(后来经历多了,才知那只是小菜一碟)我原来做过系统管理员,在中关村混了将近一年后,一个朋友就为我介绍了一些私活,我一边还在计算所公司上班一边在一家小公司做兼职技术总监。


  随着我的收入大大增加,渐渐不满足于天天住集体宿舍了,正巧一个哥们在西直门附近有个九平米的小房便宜外租,我就一下签了三年的合同。从此这间小屋就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住集体宿舍的时候虽然年轻人天天打打闹闹说些荤段子,也经常跟女生宿舍的女孩子逗闷子,但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想过和别的女孩发生什么不正当关系。但是自从单独住了这九平米的小屋以后这心里不免感觉空荡荡的,真想有什么艳遇发生。


  我兼职小公司的副经理张哥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北京,每到有了项目都是我给他做技术支持,他经常在我面前跟我砍那些泡妞艳遇的事,的确开始的时候我也被他离奇的“戏果”(泡妞的暗语,梨园行话)经历所吸引,但是听多了总感觉有夸张的成份。


  有一次去青岛出差,我们给客户安装一个小型网络。用户单位派了两个年轻的姑娘跟我们学操作,长得都非常漂亮。张哥见了年轻漂亮的妹妹眼睛直放光拼命的跟姑娘套磁,可是姑娘们对他丝毫不敢兴趣,反而对我耐心为她们讲解操作规程表示感激。


  回到宾馆张哥在表扬了我的工作表现之后就开始数落我脑子太木,老张说人生在世一个是事业、一个是女人。他说我把系统安装完毕就算圆满地完成了公司的任务,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把那两个妞彻底拿下。我脑子一盆浆糊,我不知道什么是拿下,就凭人家几句感谢的话?张哥见我不开窍又气又急,他说今天他做了一些试探,估计他这岁数的人家小姑娘看不上,但是我非常有戏,只要主动出击说不定真的能把那两个妞办了。


  尽管张哥山呼海哨,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近那两个女孩,第二天我依旧是正常的给她们讲操作规程的注意事项给她们一些实际操作的演练。


  晚上张哥看我没什么进展自己早就转移目标到找老相好去了。


  我一个人在屋里看书,大约九点多的时候,有人敲门。


  我开门一看是那两个漂亮女孩其中的一位,小霞。小霞挺腼腆站在门口没有马上进来。


  在单位教她们操作的时候我并没有敢正眼盯着小霞,现在就我们两人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确实青岛出美女,她的眉毛仿佛细细的仿佛绢画里的侍女,皮肤在灯光下更显得柔润白皙。我的心不由的突突直跳,半天才想起请她屋里坐。


  在给她倒完水以后我们俩才渐渐自然了一些。她说明天我就要走了,有几个操作上的问题想当面问问。


  其实她问的几个问题对我来说都是些非常简单的,不出十分钟就解决了,接下来我们转移了话题聊起了文学,没想到她的文学修养很深,看过许多名着,还提到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我们聊得很愉快,分手的时候竟然有了一些依依不舍,临走的时候她把通信地址电话全留给了我,并嘱咐别让单位的人知道。


  第二章


  从青岛回来以后我就和小霞秘密通起了信,每当我独自躺在九平米的小屋时,想的不是妻子而是小霞。


  当然在那个年代人们还不习惯直接表露心迹,在信件里我们两人都没有说什么情话,只是互相谈工作情况和读书的心得。我心里是有一个底线的,虽然我们心心相映但是不能跨越男女的最后雷池一步。


  不久小霞来信说她们全系统单位组织文艺汇演她要到北京出差。


  到北京的第二天小霞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几个月不见她看上去更加妩媚,(多年后知道她的样子跟那个演员殷桃很像很像),装束也更加时尚人显得苗条。我们两找了一棵大树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告诉我她是这次文艺汇演的领舞,我很奇怪她有舞蹈特长怎么会在单位里做操机员呢。小霞告诉我其实她原来是部队文工团的刚刚转业到地方。去年她还获得青岛市舞蹈比赛的金奖。


  不知怎的,知道小霞曾经是个舞蹈演员我就特别想抱抱她的腰,看看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知道天黑了我也没敢提出这个要求。


  眼看分手的时候到了,我还是没有勇气进一步亲热的表示,小霞起身悠悠的说我该走了。我也起身推起自行车说,我送送你吧。


  小霞低声说不用,身子却斜靠到树上。也就是这种无声的动作,我却似乎得到了某种启示,我抬起右手轻轻的放到她肩上,她半天没动,我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一定和我一样都想在分手前有更多的亲密接触,我把手又下移到了腰部。许久,她轻轻的说了一句,你觉得我的腰细吗?说吧她猛地转回身扑到我的怀里。


  自行车倒在了地上,我们两个人充满激情地拥抱在一起。


  我把嘴凑近了她的耳朵轻轻的吻,她似躲非躲更紧的抱着我。我说了实话:小霞,其实我知道你会舞蹈以后就特别想搂你的腰。


  小霞故作生气:哼,早就知道你假正经,蔫坏!


  我也自嘲:嗨,我是色大胆小,不敢有非分要求。


  小霞一下揪住我的耳朵:说,你想有什么非分要求。早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噙着她的耳坠反驳:那可不怨我,是你主动给我可趁之机的。


  小霞:去你的,我是纯洁的没有半点私心。


  就这样我们一来以往虽然都不承认有过非分之想但是两个人的身体却越来越紧密地拥在一起。


  我们靠在大树上把各自的外衣都脱了。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衣,那柔软的胸脯给我无限的柔情。渐渐的我的手又下移放到到她的腰间,那跳舞的小腰不停的蠕动,让我感到了更加的神往,终于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把手伸向了那一片沼泽地带,那里早已经是温润一片了。


  小霞轻声呻吟着,不停地说:这里不行有人,不行,啊。


  不知过了多久,小霞把住了我的手:我真的该回去了。晚了该锁门了。


  我却听到了另一层含义,她今晚可以不回去。


  于是我扶起自行车,对她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小霞往西直门走,小霞紧紧抱着我的腰,不停的低语:江南,我不是个坏女孩,到了那里可不能进一步了。


  我没有答话,其实我比她更矛盾,如果真的去了我住的小屋,整整一个夜晚我无法保证自己不会突破最后的防线。


  就快要到西直门了,小霞连续说了两声停下。我把车停了下来。小霞从后座上跳下来。


  小霞把我拉到一个角落,她看上去有些疲惫,眼睛里含着泪光。


  小霞扶着我的肩膀悠悠的说:江南,我想跟你说一下我的真实情况,我其实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在想我们之间可能永远不会有结果,但是但是我确实挺喜欢你的,我知道你在北京也一定早就有了女朋友,你对我也可能是一时的冲动。不过我告诉你,我以前和男人最密的举止也就是我们今天这个样子了,我没有直接和男人那个。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一定要对我好一点,我不想做一辈子后悔的事。


  我很惊讶,万万没有想到小霞还是个处女,她所说的好一点是什么意思呢,难道?


  小霞看出了我的疑虑,她反倒故作轻松说,你也别有压力,我可没有想你非要娶我,毕竟我们离得太远,我就是想要你一辈子记住我,以后我每个月都来一次北京,你到时能准时来接我就行了。


  我和小霞继续往西直门走,可是几百米的距离确好像远隔千山万水。我除了妻子还没有和其她女人有过任何肌肤之亲,今天和小霞的紧紧拥抱抚摸已经突破了底线,现在又得知她是个处女,如果今天跟了我那她将来怎么嫁人啊,我带着她却仿佛有千斤重。


  眼看就要到西直门了,我的良心终于发现,我决定放弃这已经到手的艳遇。


  在经过一个电话亭时,我让小霞在一旁稍等,我迅速给一位在附近的一个哥们打了一个传呼。


  打完传呼我故意带着小霞多绕了几个圈子再进到我住的小区。我和小霞手挽手上楼,小霞的手心出汗了。上了两层以后她突然又抱住我轻声说:我不想上去了。你真的能对我好吗?


  我扶着小霞上楼,心里七上八下,生怕哥们没有接到传呼,如果真的进到了那个小屋,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而我对小霞的任何承诺也将化为乌有。


  就在我们到了五层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声说话了,嘿,你小子怎么才来呀,等你半天了。


  小霞显然被下了一跳,紧紧拉着我的手。


  我没等他多说接过去说:你小子怎么回事,我女朋友大老远来,你怎么把屋给占了。


  小霞不知发生了什么非常紧张。拉着我就往楼下走。


  从楼道出来小霞似乎明白过来,挣开我的手独自往前走。我赶紧陪不是说不知道自己的哥们也要来住。


  小霞冷笑一声,别演戏了,你刚才在电话亭发了传呼我就知道你在耍小聪明,你要是不想要就直说,干嘛这么拐弯摸角,你真坏透了。


  我紧追了几步赶上小霞,紧紧抱住她。


  我和小霞最终还是回到了大树下。


  我向小霞坦白了自己早已结婚的事实,我承认自己喜欢她,但是在得知她还是个处女之后心里确实很矛盾,怕担责任。


  由于两人都把自己的隐情坦白了,反而轻松了许多,我们就这样一会聊天,一会紧抱在一起互相抚摸。虽然没有海誓山盟却真像天下有情人一样,柔情似水,一直相互依偎缠绵到天亮。


  第三章


  因为和小霞缠绵了一夜,第二天我感觉浑身酸懒,特别是下半身感觉胀痛,也许是欲火一直没有完全倾泻,我的那种原始冲动还依然保持着。下午我提前请假早早回到了自己九平米的小屋。


  躺在单人的小床上我的思绪还是不断集中在昨晚和小霞的肌肤相亲上,尽管浑身酸懒还是幻想着小霞那洁白的肉体就在我的身下任我驰骋,忽然我抱紧了被子将下身贴靠在上面使劲的滚动,终于我感到了一股暖流喷薄而出,我彻底瘫软了,很快进入了梦乡。


  几天以后小霞参加完了文艺汇演准备回青岛,临走之前我们又在那个大树下约了会。我们依旧是没有突破最后防线,不过这一次小霞大着胆子用手抚摸了我的敏感部位。在她温柔小手的抚慰下我感觉无限的爽快。


  第二天小霞要早起赶火车,我们不得不在夜里十二点分手,临别的那一刻我们互相倾诉了许多的情话,我们约定如果没什么特殊的事每月想办法约会一次。我开玩笑说等她结了婚,一定正式请她到我的小屋去云雨一番。她却故意掐住我的大腿根,说想得美,以后永远没有机会了。


  谁也没有想到小霞的话不久真的应验了。


  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计算所公司进行了一次人员大调整,我身边的几个同事都被抽调到别的单位,我本人也辞职离开了计算所公司。我来到兼职的那个小公司准备长期干下去,但是没有过多久由于张哥与老板彻底闹僵了,我也不得不离开。想想人的命运真是不可琢磨,就在前不久我还同时在两家公司上班,可是转眼之间我就成了一个失业者。


  为了生存我不得不赶紧找工作,还好不久通过朋友介绍我进入了一家中外合资的电脑公司。上班的第二天公司廖总经理就找我谈话说珠海办了一个合资厂,让我去做业务经理。


  我当然是很不情愿,不过我刚到公司又不敢得罪经理,只得变着法的强调一些家庭困难,没想到总经理很爽快答应给我双倍工资,而且在珠海的所有吃住全部报销。


  为了有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我答应了总经理的要求,第二天几乎没有来得及收拾任何东西就离开了北京。


  等到珠海的工作全部进入轨道以后,我才想起要和青岛的小霞联系想告诉她我已经到外地长期出差,近期不能见面了。可惜因为走得匆忙我忘记带电话薄了,只得凭着记忆给小霞打电话但是都因为错号没有打通。


  我想小霞一定往我那个九平米的小屋打过电话,一定会责怪我为什么不和她联系。


  珠海这个改革开放的城市夜生活显然比北方多了许多。就在我们在珠海住下的第二个星期北京公司的廖总经理就专程来看望我们几个北京来的工作人员,在吃遍了当地的山珍海味之后,廖总经理领着我们去洗芬兰浴。


  我和姓周的小兄弟一起蒸完桑拿走进休息室,廖总经理给我们手里一人塞了一百块钱说是给小费。我当时知道洗桑拿要有按摩但是并没有理解其中真正的含义。到了按摩室,哇塞,各个都是江浙一带的美女。她们操着半生不熟的广东话跟我们打招呼,按摩了几下便问,靓仔打飞机吗?


  我一听立马就傻了,什么叫打飞机,按摩女的手放在了我的敏感部位说,哎呀,怎么连自己的宝贝都不知道。


  我一下明白了打飞机的含义,顿时我的头发都惊得竖起来了,我一下坐起来说不打飞机。我慌慌张张出了按摩室,身后留下几个按摩女的嘲笑声。


  廖总经理得知我连异性按摩都不敢,晚上特地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他说既然是到这改革开放的沿海城市就要适应这里的生活,不能太拘泥于形式。其实我明白廖总经理之所以这样无非是想我们这些人沾上点荤事能更好的为他所用。


  不久我得知,廖总的所谓合资公司不过是拿着公家的钱在国外开了一个公司然后再用这个公司反投给大陆,再有这所谓的合资厂根本不生产任何电脑而是通过散件进口组装贴上品牌标签就成了合资厂生产的电脑。


  当然作为给人家打工的员工我并没有想到要告发什么,我仅仅是觉得这家所谓的合资公司不规范,不是我能长久呆的地方。


  为了使廖总经理放心,我只得假意答应适应开发区的生活。几天后廖总在领着我们卡拉OK之后通过当地的的哥找了几个暗娼,这些女孩白天都在单位上班有的还是体面的白领,可是到了晚上她们却通过一些渠道来和当地的一些权贵人物以及从内地出差来的官员们鬼混。


  我们当时的宿舍实际上就是一栋联体别墅,上下两层,一楼是普通员工二楼住着合资厂负责人另外还留了两间房给廖总经理备用。


  当晚廖总经理一共叫来了五个暗娼,各个都是身材苗条模样漂亮,廖总提前给我们每人手里塞了五百块钱,我本来心里有些紧张但是看着这些女孩似乎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也就没有提出反对,廖总特意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女孩给我。


  我们每个人都是单独一间房,我和这个女孩开始聊得还不错,她说自己是大连的,跟同学一起来珠海打工,因为歌唱的好经常出入一些歌舞厅,有时还配朋友招待内地来的朋友。


  不过仅仅过了十分钟女孩便显出有些浮躁,对我开始动手动脚,我虽然明明知道她是个暗娼但是我觉得即使真的要突破男人女人的底线也要有个过程。女孩终于拉下了脸,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一下被她说得有些脸红,我说能不能等一等我还没有心里准备。女孩听罢差点乐喷了,操B还要准备,老哥你可真逗。


  不管女孩怎么说我还是不肯脱衣服,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即使真的要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关系也不能和暗娼做。


  也许女孩从来没有碰到我这样的顾客,东北女孩的暴脾气立刻上来了,你别以为你是什么好鸟,姑奶奶还不伺候了,说罢女孩摔门出去了。


  女孩在门厅这一闹其他几个哥们也纷纷出来,廖总经理一看我的表情便知道三分,他把我拉到一边,说老江今天可千万别玩砸了,这些娘们心黑着呢别得罪她知道吗。


  其实在这个女孩拉门出去的一瞬间我也有些后悔,也许我做的太君子了,哪怕稍示柔情呢。


  我连忙过去拉住那个女孩,说妹妹你别急呀,我就是想玩个深沉你别千万别介意。


  女孩还是有些不情愿,反正我是不愿意再伺候这位大爷了。


  这时另外一个看上去白净清纯的女孩过来,这位大哥小妹我来陪陪你吧。


  我和白净女孩回到了屋里,女孩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皮肤白的跟玉一样。


  女孩说话声音也很柔软,一听就像个江南女子。


  我们两个聊了一会儿,女孩还是转入正题问我打算怎么个做法。


  我看着女孩洁白皮肤说实话也很动心,但是我给自己立下的底线也不想突破,我试着跟女孩说我们先亲热亲热,别脱衣服。


  女孩微笑了一下,大哥你不会是个处男吧。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不是处男,不过除了妻子以外我确实没有跟别的女孩做过。


  女孩没在说话只是轻轻的把手放到我的腿上揉动,不一会儿我的下身有了反应,女孩依旧微笑说,看都有反应了还不想。


  我确实想了但是我依旧不肯脱衣服,我对女孩说那我们就抱在一起但不真的进去行吗?


  女孩没说话只是笑,她伸出洁白的手臂轻轻的将我抱住。


  第四章


  这一晚上我终于还是保住了自己的底线没有跟那个白净女孩发生关系。


  不过临走前为了不惹麻烦我多给了白净女孩贰佰块钱说下次再单独约会。


  廖总经理也以为我真的下了水,高高兴兴的坐飞机返回了北京。


  当然我也并非真正的男人君子,虽然我跟那个白净女孩没有突破男人的底线,但是作为男人的那种欲望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旺,我暗暗的给自己的道德底线大大放宽了尺度:下次再有机会只要是良家妇女只要略有姿色大可不必再装正人君子,男女那点窗户纸该破就破。


  非常巧的是,我过去的一个女客户到我们公司订购一批电脑,无意从秘书那里知道我在珠海合资厂,于是主动提出到珠海直接提电脑顺便到珠海、深圳等地玩一趟。


  对于这样的大单子客户,公司当然是满口答应并提前通知我到广州机场接这位女客户。                 不过对于女客户我实际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她姓何,模样还算周正,比较丰满。


  我按照公司要求穿上了笔挺的蓝色西装,从广州机场接到好小姐后我们现在广州转了转吃完午饭才乘大巴车往珠海走。


  一路上我对小何照顾有加,一方面是公司要求我要服务周到,而另一方面我也存有私心也许我能有一次美好的艳遇呢。


  广州到珠海坐车要两个多小时,当时大巴车上经常有扒手所以我让她靠窗户坐,自己也紧紧挨着她避免有人趁机下手。在开始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和小何聊得很投机,她说自从那个计算机学习班结束后她就成了单位里负责电脑采购的业务员,她曾给我打过电话没联系上,没想到我已经来到了珠海。从小何的话音里我感觉到她对我印象不错,而我呢也发现她其实挺耐看的,只是那时我沉迷于青岛的小霞没有注意过她。


  小何渐渐有了一些困意,有意无意的不时靠到我的肩头,我侧脸看去刚好能看到她丰满的胸脯,那洁白皮肤在午后的阳光下真是充满了诱惑。


  到了珠海以后我们把小何安排到了我们的别墅里,她住在二楼廖总经理预留的房间里,屋内装修豪华还有卡拉OK的设备。我还住在原来的房间跟她隔一间房。


  晚上我有意呆在小何住的房间里聊天,而她下午刚刚小酣了一下精神焕发很乐意跟我东拉西扯。两人似乎心照不宣越坐越近都想在这宽敞的房间里做点什么。可是就在我们情意浓浓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外,小何在整理自己的女式小包时发现被人划了一个两寸长的口子,还好里面有个小镜子挡着,钱没有被偷走。


  尽管如此小何的兴致还是被坏了,她告诉我这个皮包是花了好几百块钱从香港托人带过来的。我为了表示歉意赶紧投出一千块钱让她明天到免税店再买一个皮包。


  小何说什么也不拿钱,我也不好强求,本来挺好的开局就在这小小的不愉快中结束了。第二天下午廖总经理带着几个朋友也从北京到了珠海,他听说小何的包被划了立刻批评我不会办事,他给了我一千块钱写了一张小纸条让我按照他写的牌子买。


  吃过晚饭我把新买的包送到了小何的屋里,并强调是用公司的钱买的,这次小何没有推辞欣然接受了名牌小包。


  我们两个在月光下一起在海边散步,我们聊了许多她说自己再过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可是对于未婚夫总是不大满意,我也告诉她我虽然结婚了,可是双方差异很大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夫妻关系了。我们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靠在了一起。


  从海边回到别墅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了,廖总经理从北京带来的朋友没有走都住到了别墅里。廖总一看我们回来面有难色,他把我悄悄拉到楼下说:人多没地方住了,能不能跟小何凑合一晚上。我当然心里愿意可是毕竟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一下子就住到一起恐怕小何不会同意。


  我硬着头皮敲开小何的房门,她正在洗漱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裙。她听说公司要安排我跟她一起住立马脸红了,说什么也不同意。我说确实没地方住了,廖总也是和秘书凑合住一个屋。我说我就睡沙发保证不会骚扰她。正说着廖总进来了,他表示了深深的歉意说如果小何非常介意的话只能让我到外面找宾馆去住了。小何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晚上我躺在沙发上一直没有睡,从我的视线上刚好可以看到小何的大腿,此刻她一翻身薄裙子被撩开了,我第一次发现女孩的内裤可以是半透明的。顿时我的血液沸腾了浑身麻酥酥的。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小何忽然醒了,她看见我直愣愣的眼神意识到什么,赶紧侧身说,你好坏,躺倒那边去。


  小何的意思很明白让我躺倒床的另一头,虽然我们俩距离近了可是我却无法再偷窥了,小何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薄被子放到我们两个中间,一面说你不许越过被子,听见没!


  我连忙点头答应,也许刚才太紧张了,躺到床上以后我的整个身体满是倦意,在我确认跟小何不会发生什么特别事情之后我真的睡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大腿被一个妙龄少女抚摸,我的欲望被强烈的激发起来,我猛然将那个少女抱紧。而那个少女只轻轻一转身人就不见了,我抱住的紧紧是一棵大树。这时我突然看见树枝上爬着两条粗大的毒蛇向我张开了血盆大口,我一下被惊醒了。


  我发现被子已从中间转到了床的边沿,也许我刚才抱的大树就是被子吧,此时小何和我近在咫尺,她身上的薄裙子几乎全部撩开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胸前波涛汹涌,那白皙的大腿内侧仅仅由一小块半透明的丝织物遮挡。


  此时所有的誓言和承诺我全部抛到了脑后,我只是想探寻那薄纱下面的秘密。


  终于我那罪恶的手指伸向了小何的大腿。


  我尽可能轻轻的用手指尖来触摸,小何白嫩的大腿非常细润,摸上去滑滑的。


  我不知道小何醒来会不会跟我翻脸,我只是想趁她没有醒的时候尽可能多一点的爱抚。小何微微扭动着身子几次我以为她醒了可是片刻又毫无声息,这样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渐渐把手伸向了她的大腿根部。原来那里已经充分的湿润,我忽然想到了青岛的小霞,那个我曾经那么喜欢的姑娘,我不由的停住了手,可是没想到我面前这个白花花的肉体已经有了知觉,竟然主动的蠕动起来,顿时我的脑子木然了,那停住的手也不由的再次往更深的地方探索。  我分明已经听到了小何的呻吟,但是她就是不睁开眼睛,只是身子蠕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终于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原始渴望爆发了,她紧紧的压住我用嘴咬我的肩膀。


  我此时也终于明白女人也是可以被欲望燃烧的,我浑身燥热一翻身又把小何压倒身下,我浑身颤抖着准备完成男人最后的使命,可是也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背后一阵凉气,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吸管把我的精气吸走了。刚才还是一只铁枪瞬间化成了一滩冰水。


  刚才一直闭着眼睛的小何此时睁大了眼睛问: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男人的那种羞愧。


  小何很快就调整了自己,她温柔的抱住我说,你看你,本来是个君子非要做小人,演砸了吧。


  字节数:18976


    【完】


情史我与老妇的风流情史

情史我的情史 肖依全文床的情史我和肖依老师的情史。

我的我的情史 肖依全文

我的我和肖依老师的情史我的情史 [管理] [举报] 类别情史: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管理员的情史: 全文长度:90470字 文章状态:已完成 授权级别我的情史:暂未授权 首发状态情史:他站首发 总点击数:146 本月点击我的:7 本周点击律的情史我的情史肖依翠翠。

我的情史我的情史肖依完整版提供我的情史第2部分相关图文我的情史,我的情史第2部分资讯等信息供用户快速定位浏览情史,帮助用户快速找到我的情史第2部分专业的内容。胜情史我的情史肖依完整版。

的情史我的情史 肖依 在线和七月情史,橙子跳舞之后情史,橙子问我们有没有脱单,在操场跑步时聊天开玩笑地说情史,“橙子,你介绍个帅哥给我吧!” 那既然说到这我的,就给各位说说我的“情史”吧。 我呢我的情史,没原我的情史我的情史肖依翠翠。

我的情史肖依翠翠我好像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也秉承着“己所不欲我的情史、勿施于人”的原则在我的小圈子里摸爬滚打,心里一直告诫自己:人在做,天在看!我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我的情史,也希望老天爷看在小升我的我的情史肖依最新章节。

我的情史在线免费阅读我终于可以鼓足勇气爆我的情史了的情史!我的!我的!估计会很长!!的情史!我的情史!!!一来慰藉下各位恐慌地震核辐射的主!情史!二来是为了宣泄下自己的情感!的情史!我的!!楼主为了考研差不多一年没上豆瓣彩的情史我与老妇的风流情史。

我的情史肖依最新章节月子里没事,回忆了一下自己成长以来的情史,感觉自己曾经不是很专一的人,用今年春晚小品一句话说情史,做过自行车被人蹬过的情史,也做过自行车上的人蹬过别人,好了我的,言归正传我的情史,平我的我的情史肖依最新章节。

温馨提示

浏览本站的用户请遵守国家法律规定,慎重甄别广告内容,最新在线AV1仅提供用信息资讯,无业务。

本文“我的情史 我的情史 情史 的情史 我的 我的风流情史肖依”的内容真实性有效。不受“”的真实性约束。

Copyright©2018 INFINFX.COM.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1007684号

联系电话:18677952246

公司地址:武汉市汉味鲜绿色食品有限公司

贺航宇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