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infinfx.com

暗夜情魔-

暗夜情魔-------请勿回复,补发完毕请验收。




1
 
  第一部---第一章

  我是一个杀手,一个隶属于江湖最令人色变的杀手集团-暗夜的杀手。

  曾几何时,我也有过锦衣玉食的日子,我的爹娘,人称兰剑双侠,平时行侠仗义,广交正派人士,在江湖上有着不小的名声。从小我就被众人的交口称赞包围,深信自己骨骼清奇,必非池中物,立志长大后要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

  所有的一切,在我七岁时被摧毁。爹娘因为惹上了风云榜中人嗜血狂魔张天光,两个合起来才称的上一流高手的人,和一个超级高手对阵,其结果就是当场战死,惨遭分尸,首级被悬挂于雁荡山脚达三天之久。

  消息传出后,当晚我家就被一群蒙面人围攻,只有我仅以身免,全靠忠心的老管家见势不对,把他被杀的孙子换上了我的衣服,划乱了他的面孔,然后把我推入了密藏地道之中。

  在第一波死亡的声音后,又传来了第二波比死亡更加凄厉的声音。这次则是家里的俏婢小莲、小蓉的惨叫。虽然当时的我并不了解发生了什幺事,但确清楚的知道,她们所经历的事,一定比死亡更加恐怖。

  在所有声音都沉寂下来后,我心寒的听见,地道上传来了我平时熟悉的各位面慈心善,侠字当头的叔叔伯伯的声音,原来一切杀戮,都是为了我家传的兰花剑谱。

  第二天,地道上又传来了另一波声音。这次则是城里的官府中人和捕快,都是平时三天两头就来我家请安,极为熟悉的人。正在我决定跑出地道向他们诉冤时,却愕然的听见,寥寥数语,我父母已经被他们说成是伪装成侠客的江洋大盗,家产全数充公,案情被当成政绩申报上去,永不复查。

  在地道里躲了一天两夜后,饥寒交迫的我,本想趁乱逃出,可眼前的一切却让我幼小的心灵再次遭受不可回复的打击。城里的愚民,受尽我爹娘的恩惠,平时把我爹娘拜为神诋的良善的百姓,竟然在我已成废墟的家中大打出手,抢夺着在官府查抄中剩下的金银器皿。

  没有流一滴眼泪,我反而在家门口大笑不已,笑尽了世间的可笑和沧桑,笑尽了爹娘和自己的愚蠢。

  逃出生天后,我忘记了自己的姓名,再也不去想自己的过去。

  报仇?早就是远不可及的事情了。年仅七岁的我,连入门的练气口诀都没背完,何况是什幺听都没听过的家传剑法?就算练一辈子,最多也只是个三流高手,如何与风云榜中超级高手、白道诸侠对抗?

  我从此流浪江湖,行乞为生,受尽了世人的冷眼,嘲讽和辱骂,尝遍了生活的艰辛,痛苦与磨难。

  如果不是暗夜的首领-暗尊岳天印在半年后将我收留,恐怕我早就成为一具被人随便扔进乱葬岗中的尸骸,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静静的腐烂。

  虽然在别人眼中,暗尊岳天印这个名字绝对代表着神秘、恐怖、黑暗与死亡,但在我看来,这个名字给予我的却是温暖﹑慈爱与关怀。是他,结束了我颠簸流离的乞丐生涯,给了幼小的我一个容身之地。

  当时的情景,在我日后不论是欢乐还是忧愁的日子里,都始终深深印在我的心中:一个全身裹着黑衣,一张冷酷坚硬如盘石的脸,但却有着一双比其它人都和蔼的多的眼睛的大叔,幽灵一般出现在我面前。他不顾我浑身的恶臭,抚摸着我的头,很慈祥的对我说,可怜的孩子,既然被我遇到,也是有缘。大叔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大的房子,一群和你一样年纪的小朋友,每天都有好吃的东西,你可愿意跟我去吗?饿的头昏眼花的我,当然是奋起自己仅存的力量,紧紧抓住他的衣衫,再也不愿放他离开。

  从此我就又有了一个家。而这个家,就座落在蜿蜒起伏,绵延千里的太行山之中。在陡峭的山路中经过无数次的迂回,再穿越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然后在一片鸟语花香,豁然开朗处耸立着一个雄伟的庄园,这里,就是我未来的家。当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令我雀跃不已之处,就是江湖中三个最神秘的地方之一,暗夜总部──黄泉庄。

  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进庄的情景:一群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小伙伴们蜂拥而出,好奇而又高兴的看着我,然后,由当中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一个走近我,向我伸出右手,以他同样稚嫩但诚恳的嗓音对我说:我叫龙大,欢迎你加入我们。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兄弟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伸出颤抖的右手和他紧紧握到了一起。

  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从小无家可归的孤儿,被暗夜成员收容至此。其实,暗夜里所有成员都曾是孤儿出身。暗夜中只有三个姓:岳,龙和秦。由于我是被暗尊岳天印带来的第七人,所以我有了一个新名字:岳小七。

  黄泉庄这地方不大也不小,一天后我就摸清了庄内全部的地方。

  首先看到的一排平房,就是我们这群小孩,杀手界未来的花朵的住所,令我为之雀跃的是,居然有一个单间是属于我的,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房间。

  平房后面是一排高楼,这里是属于暗夜里事业有成的中青年杀手的屋。再后面有一栋栋幽静的别墅,这是暗夜领导阶层的住所。

  南边是一片竹林,这是我们练剑和暗器的地方。东边是一个空旷的平台,这里是练习内功和轻功的所在。西边是一个讲堂,学习理论知识的地方。

  北边则对我们而言是禁地所在:一座金碧辉煌的三层建筑物,上面还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我拉住了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前辈大叔才知道,这三个字是逍遥居,可当我问及里面是做什幺的时候,他却露出一个异常丑陋的笑容——当时清纯的我当然不可能知道,这种笑容就是所谓的淫笑了——然后对我说,这里是男人的圣地,等我到了十八岁,如果没死就会知道的。

  *********************************************************************

  以后我有了安定的生活:清晨起床去竹林,在暗夜护法生死剑岳东方指导下练剑和暗器,并互相比试,下午则在黄泉台,由另一个护法鬼影龙曜教大家内功及轻功,晚上在讲堂接受暗夜第三号人物,总护法解元杀手秦独的指导,讲解实战经验和教大家读书。

  按秦总护法的话讲:杀手,是江湖中最古老的职业,最受人尊重的职业,也是你们最应引以为荣的职业。尤其我们暗夜出品之杀手,更应为绝对的精品杀手!杀人,是一件神圣而庄严的事情,看着对手的鲜血从体内喷洒而出,这是多幺令人心动的美丽啊!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通常会显露出一种炽热的有如实质之光芒,如痴如醉,令在场之人不敢与之对视,然后继续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做一个目不识丁的杀手不但会被同行耻笑,也会为你们以后的工作带来麻烦。你们不仅要凭自己的武功,更要凭借智能来杀人。因此,习武和读书,都是你们所必须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希望你们到了十八岁,能够下山完成任务时,既能有神出鬼没的武功,又能有一定的文学基础,正所谓谈笑有鸿儒,杀人于无形是也。相对于三教九流而言,杀手其实并不出奇。有人专管接生,有人专管治病,有人专卖棺材,有人专管收尸,而我们,只不过是把人送回那未知的来处罢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根本就是天经地义。

  何况对于从小都有惨痛经历的我们来说,那些冷眼看着我们的苦难,甚至以此为乐的人也没有什幺活下去的必要。在黄泉庄的教育下,我们一天天向一个合格的杀手迈进着。

  进入黄泉庄后,我就很少见到我怀有特殊感情,并无限景仰的庄主——暗尊岳天印了,也很少见到暗夜第二号人物血剑无痕龙思海。但我并不感到遗憾,因为目前这样的生活已经超出了我的奢望。只有我这种饱尝艰辛,吃过连狗也不屑一顾的东西的人才知道,这种每天睡在固定的床上,不用担心一日三餐的生活是多幺的可贵。所以我把所有时间用在练功上面,不停的练,疯狂的练,拼命的练!

  由于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每天都举手发言,领悟力又高,暗夜里这三个老师都喜欢我,至乎有时私下传授给我一些独门绝技,总护法秦独甚至把他的护身至宝,削铁如泥的屠龙匕也传给了我。

  他经常摸着我的头,感叹的说,暗夜的未来,可能就掌握在你手中啊。这样到了十八岁那年,我已俨然成为暗夜新生代第一高手,唯一可以和我比肩的,只有我最好的朋友——龙大。

  *********************************************************************

  崆峒山角。

  我五体投地,趴在一棵大树下面,心情掩盖不住的不断起伏,既紧张又兴奋,心脏不争气的跳动着。

  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目标就是崆峒派的新生代第三高手——杨谦。这小子出道两年,在江湖上也小有名头,这次不知惹了谁,出三千两纹银买我们暗夜来宰他。本来仅仅三千两纹银的案子暗夜一般是考虑不接的,不过由于我刚满18岁,这次任务刚好可以用来考验我,是否已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杀手。

  岳小七啊岳小七,冷静,冷静!忘了秦独师父说的话了吗,紧张是杀手的大忌!难道你真的想被龙大比下去吗?注意到自己的紧张,我默默念叨着。

  龙大比我大一岁,是我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我在暗夜最大的对手。他在去年成功的暗杀了快刀门的少门主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杀手,也成了组织里目前力捧的偶像新星。和他一直暗暗角劲的我,怎幺可能服气呢。

  我立下了决心,一定要完美的完成这次任务。我运起龙曜师父私下教授给我的寒月心法,才使得心情平复下来。

  远处突然响起一声鹞子的声音,我知道,杨谦马上就要来了。

  即使是在崆峒山附近,我们暗夜的监视网也一样可以无孔不入。

  目标终于出现了,他身着蓝衣,看起来到是风度翩翩,可惜,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剑下亡魂了。

  他走到一棵树边,疑惑的捡起了地上的半截黄衫,上面绣着一朵傲然绽放的梅花,美丽又有性格的衣衫,但似乎已经被人用暴力撕烂。他不禁脸色大变,失声叫道,这不是小师妹身着的衣物吗?正在他惶急的到处寻找时,发现了一棵树下正趴着一个人,长长的头发垂落在四周,上身被一块白布覆盖着,下身穿着半截破烂不堪的黄裙,裙上却是一片惊心动魄的血污。

  他大叫一声:师妹!然后赶忙过去,伸出颤抖的双手想翻过来看个究竟。

  但是,把尸体翻过来的同时,却感到心脏募的一凉,低头一看,一柄匕首正从自己心脏处缓缓收回。然后,尸体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了他的面前,扯下了长长的假发,却是个英俊的少年。

  那少年看着他难以置信的眼睛,露出一个极有魅力的微笑,杨少侠,对不起了,在黄泉报到时请不忘说一声,送你归西的就是暗夜的岳小七。看着杨谦满脸不服的尸体缓缓倒下,我喃喃道,秦师父,这样的行动,你可满意吗?只要找出对手的弱点,杀人,实在太容易了。杨谦的弱点,当然就是他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崆峒寒梅梅小洁,只要掌握住他的行踪,以此布下陷阱,根本是易如反掌。

  本来非几百招分不出高低的对手,结果就是一举击杀。看来作为江湖中人,绝对不能动任何感情,一旦有了弱点,必为他人所趁。刚死在我匕首下的杨谦,能成为崆峒派新代弟子第三高手,绝非愚蠢之辈,如果在别的时候碰到这个实际上大有破绽的陷阱,一定会小心为上,可惜扯上其心上人,以至方寸大乱,被我轻松得手。

  教头解元杀手秦独的教诲实在太正确了:直接和目标动手的杀手绝对是最笨的杀手!我们是黑道,不必管白道的什幺臭屁规矩。对一个杀手来说,就应该找出对手的弱点,再创造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形式,并辅以陷阱、暗杀、投毒、迷香等手段一举将目标狙杀。我扔下长剑,换上一袭秀才常穿的白衫,施施然离去,心情突然变的燥热无比。

  *********************************************************************

  暗夜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每个达到要求的18岁成员第一次成功的执行任务后,就有资格每周一次,进入总部的逍遥居。我们以前对此,并未感到有什幺一定要进去的理由,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但在去年,一切都有了新的定义。当龙大成功完成任务后,终于进了逍遥居,我们足足等到了半夜他才出来,而此时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们以前全都白活了。当天晚上,我们聚集在龙大的房中,一边听仍在激动的他讲其中的经历,一边在他的指导下集体打手枪。

  真是可悲,作为未来的杀手,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人身上每处动脉,每个血管,每个穴道,但却不知道下体某个奇怪部位所代表的重要意义,也不清楚每次午夜梦回时的躁动及排解方法,一切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以后一定要向秦总护法提个建议,开一门生理卫生的课才行。

  这时的我们,终于知道原来逍遥居里面住的居然全都是一流的美女,又知道了这个世上女人这种生物的用处。

  在龙大饱含深情的回味中,大家一起迎接着自己迟来的青春。有人拼命的揉搓着自己的老二,有人抱着被子满地打滚,有人把宝贝插入了灌满热水的茶壶中,有人拆了枕头取出棉团,有人拿了个大馒头,有人则抱来个大西瓜,更有甚者去厨房拿了块牛肉,然后挖空一截,烤个半熟后权当替代品……暗夜的教育真的很成功,未来杀手的创意的确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最让我激赏的是勤练古天竺瑜珈功的龙五,居然能够一低头含住自己的老二……让我们这些一直把瑜珈功当旁门左道的人后悔不已。

  当然也有两个不长进的小子,居然当场行起了那龙阳之好,结果被我们劈空掌、无影脚、拈花指、伏虎拳、穿心肘修理的星光灿烂,叫苦连天。并非吾等不屑此断袖之癖,实是因为暗夜规矩所限:从来只接暗杀男姓的定单。

  须知江湖中人才济济,长相英俊潇洒的为数不少,如果杀手嗜好龙阳,因而看上了被杀之人,那问题就大了。

  试想一下,如果哪天传来了少林某某大师被暗夜奸杀,武当某某道长被暗夜轮暴的消息,那我们还有脸在江湖上混吗?是以此事绝不可为。

  所有人都激动了一夜。据说,第二天来查房的总管秦难,看着洒满全屋床上地下、墙上、窗上、甚至天花板上的斑斑点点,吓的直叫伊波拉病毒来袭,把所有人的房间都用柚子叶熏了三天。而从此以后,我们除了更勤力的练功,就是无限的憧憬那一天的到来,能够进入逍遥居,一尝宿愿。

  *********************************************************************

  而现在,对我而言,那一天终于来临了。我鞭策着马,向太行山飞奔而去。虽说黄泉庄总管秦难在我下山前严肃的说过,执行完任务后一定要立刻回山,不得有丝毫耽搁,否则严惩,但显然,目前吸引我回庄的理由绝不是这个。

  去时三天的路,我仅用两天就回去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暗夜首领——暗尊岳天印正在庄门外等着我。看着他那雄伟的身形,和十几年前一样清矍的相貌,我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止的感情,跪倒在地:小七拜见庄主!哈哈,免礼免礼,他大笑着,伸手扶我起来:你小子做的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他当然在两天前就由飞鸽传书中知道我的行动了。

  这时,龙大也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我以前给你讲的记住了吗?当然,我都会背了!龙大闻言后露出一个会心的奸笑,用力拍打着我的肩膀:嘿嘿,依言行事,你马上就可以尝到男人最大的快感了。庄主一直含笑看着我们,见我们话已说完,大喝道:秦难何在!秦难参见庄主!带这小子去逍遥居,这是他应得的。

第一部---第二章

  不一会到了逍遥居门口。

  曾几何时,我每天都满怀渴望的看着这栋金碧辉煌的三层建筑物,而今天,我终于有资格堂堂正正的进去了。

  总管轻轻敲了下门。

  来者何人!从门内发出了一句冷冷的询问声。

  黄泉庄总管秦难,奉庄主之命带后进弟子岳小七入逍遥居!然后,大门敞开,我缓缓步入。

  在刚进屋的过道里,两个绿衣老者各立一旁,一胖一瘦,浑身都散发着冷酷的气势,高老者拿着一份名册,冷冷对我道:签名!我提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现在已经成为了逍遥居的初级会员,以后你每周可以来这里一次。

  你可以任意但只能出入逍遥居第一层各间房,时间为六个时辰,若超过时间我们就会把你踢出去。

  然后我手上突然多了份小册子,仔细一看,封面上几个大字:暗夜子弟叫鸡指导大全暨遵守法则。

  翻开之后,第一页血淋淋的文字引起了我全部的注意:对逍遥居中女人妄动感情者,杀无赦!

  将逍遥居中女人带出屋者,杀无赦!

  妄入逍遥居以上楼层者,杀无赦!

  进入逍遥居胆敢不打炮者,杀无赦!

  在逍遥居里争风吃醋,影响暗夜之安定繁荣稳定团结者,杀无赦!

  ……………………

  一连串的杀无赦看的我心惊胆寒,真是的,在人家色欲高涨的时候来上这幺一段,不怕我从此不举啊!

  往后翻页,则是闺中之事的启蒙指导,什幺老汉推车、观音坐莲、枯树盘根……早就在龙大的话中被我记得滚瓜烂熟了。

  把册子交换给高老者,我径直穿过过道,来到了大厅中。

  从来没想过大厅会是这样子的,整个厅呈圆形,中央空旷无比。周围墙壁上一共有20个门,整齐的排列着。我随手推开一道门,走进屋去。

  一进去,我首先就注意到了一张大床,而床上,正躺着一个诱人的美女。

  我只觉一下子全身血液倒流,然后就不自觉的向她走了过去,贪婪的盯着她看。

  她大约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艳红的嘴唇,一双勾人的美目,身穿一件粉红的长袍,长长的秀发垂落在裸露着的白皙的双肩上,让人感觉一种倦慵无力的风情。

  虽然我到现在为止见过的女人少的可怜,但一种本能却告诉我,眼前这个,绝对是个美女。

  她大胆的回视着我,吃吃的笑道:公子的眼光好象要吃人的样子,请问是否第一次来这里?我一楞:你怎幺知道?她的笑意更浓:你们这里,每个初哥都好象从没见过女人——哪有象这样看人的?奴家好看吗?我为之气结:你很好看。我叫岳小七,你呢?奴家叫锦霞。岳公子,你长的很英俊呢,奴家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我吞了吞口水:这幺动人的美人儿,我哪舍得要你来服侍?一把抱住锦霞,把她按回床上,然后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压住她,在她脸上胡乱的亲吻,双手也不闲着,到处不停的摸索。她眉头轻皱,发出了伊伊唔唔的声音。

  公子不要猴急嘛,时间长的很。她慢慢坐起来,主动吻上了我的唇。

  我感到一片柔软,无师自通的吸吮着她的津液,同时也伸出舌头,到处探索着。她嘤咛一声,反手抱紧了我,吐出香唇,任我品尝,也让我彻底的迷失在了自己的初吻里。

  吻了一会,我欲望更甚,离开锦霞的樱唇,一把撕下她的长袍。她不依道:公子,你好野蛮啊。欲火焚身的我,哪有时间理她,正低头欣赏着梦中想了无数遍的,峰峦迭嶂的美景。高耸的乳房,白嫩无比,上面傲然翘立着两粒紫色的小葡萄,整个胸部微微起伏着,诱人之至。

  我左手抱着锦霞,忍不住低头吻在了白皙丰满的玉乳上,吸吮着嫩嫩的小樱桃,右手也不闲着,用力的握着另一只乳房,感受着那惊人的弹跳力。

  锦霞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露出了有点痛苦的表情,不过,意乱情迷的我,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这对动人的玉峰上,根本没空注意到她的神情。不一会,我感到舌头下的小樱桃逐渐的挺立,乳晕也慢慢的扩大,便把攻击点集中在这两处,用舌尖饶着乳晕打转,再用牙齿轻轻的咬住树立的乳头。

  呀!锦霞再次发出轻呼,不过这次已变成了轻轻的呻吟声。我大乐,干脆把整个脸埋在了两座乳房中央,舔着她柔软的乳沟,双手各握一个玉峰,向中央挤压着,同时用食指在小樱桃上划圈。

  锦霞的呼吸逐渐变的急促,胸膛起伏的更厉害了。

  我扯下遮住锦霞下体紧存的一点衣物,让她美丽的身体彻底的裸露在我的面前。

  真是好看啊!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只堪盈盈一握的蜂腰下面,紧连着圆隆的丰臀,晶莹洁白修长的大腿,正无意识的颤动着,而两腿之间微湿的芳草萋萋,正述说着女人最大的神秘。

  我一手感受着锦霞结实白嫩的大腿修长的线条,一手轻轻抠着桃源处诱人的花瓣,伴随着我每一下动作,我都感受到了锦霞娇躯的颤抖。然后,在美丽的花瓣之下,我找到了最脆弱的花核,用手指慢慢的挤压着。

  啊……啊……轻点……锦霞再也压抑不了澎湃的春情,有些痛苦的呻吟着,同时桃源洞中流出了汩汩的蜜汁。

  此时,我某个部位的膨胀,也已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我飞快的脱下衣服,扛起了锦霞的玉腿,对准了桃源洞,腰部向前一顶,哎呀!我终究还是个初哥,这下居然偏了少许,顶到了旁边的嫩肉上,使的我感到了一丝疼痛。妈的,有没有搞错,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飞快的再次一顶。可惜,越紧张越出错,这下又滑到了锦霞的小腹上。锦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使我异常尴尬。她伸出小手,扶住了我的阳具,帮助我进入了她火热的洞穴之中。

  爽,真***好爽,这根本是打手枪所不能比的。柔嫩湿热的肉洞,紧紧夹住我的阳具,让我沉浸入了无边的快感之中,差点就精关失守,让我的第一次就此沦陷,成为笑柄。幸好及时运起寒月心法,使我立感心平气和。

  感觉到我动作的停止,锦霞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立时又欲念大做,慢慢开始抽送起来。伴随着每一次抽送,我都深深的感受到了龟头上强烈的有如电流般的快感,使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不自觉的逐渐加快着抽送的速度。

  不多久,我就又感到有射精的冲动了。

  不行,绝对不能这幺早,想起龙大每次说他可以来小半个时辰,虽说不知是真是假,可我也绝对不想就这样被他比下去。

  我猛的拔出阳具,把寒月心法运到极限,然后我由跪姿改为坐姿,抱起锦霞,让她在空中慢慢吞入我的阳具,直到背坐在我的小腹上。我用胸膛紧紧贴住锦霞的粉背,一手箍着她柔软的蜂腰,一手在她挺立的乳房上来回揉搓着,下身更加用力的抽插,结实的小腹不停打在锦霞雪白的丰臀上,发出啪,啪之淫荡的声音。

  不知经历了多少下之后,这时的锦霞,除了纤腰还能够扭动,以配合我的抽插之外,全身已无半分力气,全靠我的支撑才不至于倒下。肉壁也不时蠕动着,不断给我更美的感觉。我一边亲吻着锦霞娇嫩柔滑的玉颈和粉背,一边揉搓着她挺立的乳峰,用指头轻轻绕着乳头划圈,听着她哦……啊……的仙音,更享受着下身传来的阵阵消魂的感觉,我感觉又快到达临界点了。

  我咬咬牙,把锦霞放倒在床上,扛起她的双腿,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

  倒在床上的锦霞更是美不胜收,全身的皮肤都呈绯红色,杏眼紧闭,樱唇无意识的咬着一只纤纤玉指,而另一只玉手则紧紧抓住柔软的床单,不断的发出啊……用力……不要突然之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锦霞大声尖叫起来,啊……不要停……嗯……嗯……,令我用最快的频率开始抽插。马上锦霞全身痉挛起来,然后花心深处一阵抽搐,产生强大的吸引力,同时一股热流倾泻而出,洒在了我的龟头上,一时之间,爽的令我不知魂在何处,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精关大开,让积蓄了十八年的洪流喷洒在了这个动人美女的体内。

  爽,实在是太爽了,就在这一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龙大所说我们以前全都白活了话的意思,这种感觉,实在是美妙至极,回味无穷。我不禁感谢起暗夜护法龙曜师父来,如果不是他传给我的寒月心法有使人迅速平静的功效,我恐怕早在达到刚才那个交欢极至前就狂泻N次了。然后我发觉自己也已经是浑身乏力,刚才和锦霞那一轮撕杀,实在比暗杀个把人累的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杀人也能有刚才那种快感,恐怕人类早就绝种了。胡思乱想中,我搂着锦霞,昏昏进入了睡眠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睡梦中醒来。往旁边一看,锦霞正睁着美目,好奇的看着我:终于醒了?

  你打鼾好大的声音。我大笑,不打鼾还叫男人吗?锦霞又问:你刚才真是第一次吗?怎幺那幺厉害的。我大感得意:哈哈,不错吧,老子我天赋异秉,无师自通。说着我一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我现在精神充沛,再来一次不反对吧。她吃吃的笑着,难道我还怕你这个初哥吗?靠,你见过我这幺勇猛的初哥吗?然后我驾轻就熟的,又封上了她的樱唇。现在的我当然没刚才那幺猴急了,用我的双唇含住她薄薄的上唇,慢慢吸吮,然后把她的丁香小舌卷入我的口中,吸啜品尝着。

  我拉着她的手,带到我的下体,放在我的老二上,同时温柔的咬着她的耳珠,问道:刚才忘了问你,我这个尺码到底如何?她把头埋到了我的肩膀上,笑的花枝乱颤:怎幺,岳公子怕自己不够规格啊!我老脸微红,佯怒道:老子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现在只想从你这里得到证实罢了!她看我的确有点生气了,亲了下我的脸,娇笑道:真是脸嫩的男人,开下玩笑都不可以。好吧告诉你了,你的宝贝真的很长,在这里绝对可以排前三位了,至于硬度嘛……确是奴家试过最硬的。

  现在满意了吧!说完她用力的捏了一下,在我呼痛的同时,低头下去,把我的宝贝含在了口中。说老实话,我还真没想过可以这样玩的。在她的吸吮下,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竟不亚于她的肉洞,一下使我的阳具又再暴涨。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手挤压我的精囊,同时用舌头卷起了我的龟头。

  妈呀,好爽。我粗暴的抓住她的头发,就这样在她的口中做起了活塞运动。不多会我的阳具开始颤抖起来,这时她才松开了口,对准阳具,跨坐到了我的身上,让我的宝贝一下子就全根而入,然后径直一上一下开始运动。

  我舒服的躺在床上,看着她的一对乳房上下翻腾着,形成了一波又一波动人的乳浪,感到快慰无比。忍不住双手抚了上去,揉搓着,再次感受那惊人的柔软和弹跳力。

  嗯……啊……嗯……好舒服啊,此时的锦霞,双手扣在我的腿上,秀发在空中摇曳着,杏眼紧闭,不断发出令人消魂的呻吟。搂着她的纤腰,我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把头埋在了两座高耸的乳房中央,享受着少女的芬芳,腰部用力的开始起伏。

  唔……哦……啊……锦霞的呻吟声变的更大,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阴部也更加紧密夹着我的老二。我闻着她乳房的芳香,贪婪的咬着、啃着、舔吸着,用尽力气抓捏着她丰满的臀肉,做着疯狂的冲刺,直到双方再一次达到高潮,不能动弹……

  那天我也不知道做了几次,只知道最后出来时我几乎已经浑身乏力,连腰都快挺不起来了。

  此时外面已是半夜时分。我看着四周楼层里盏盏柔和的灯光,再眺望远处层峦的雄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疲软垂落的老二,忍不住仰天长啸,妈的,老子从今天起就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回到自己的宿舍,我吓了一跳,靠,一帮初哥们,正在眼巴巴的等着我回来呢。我看着他们,诡秘的一笑,你们想听什幺我都可以说,不过事先申明,绝对不容许胡乱发射在我的床上……

  *********************************************************************

  自此以后,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以后的近一年的日子里,我每周一次,留连于各个房间之中,享受着一个个不同的美女……生命竟然如此美好!当然,对于给了我人生第一次快感的锦霞,是我光顾最多的一个,毕竟是她,得到了我的初夜,葬送了我十八年的童贞。

  不过,唯一遗憾的地方是,所有的美女都被限制在各自的房间中,绝对不准迈出门口,否则等着她们的就是死亡,这让我渴望的三人大战成了空想。

  有时想到她们的青春就这样被局限在如此狭小的地方,我就感到一丝怅然。

  不过我也当然知道,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毕竟一旦黄泉庄的所在被泄露出去,可能过不了一周,这里就会被全武林的黑白两道联合围剿,从而成为和离这里仅隔十来个山头的望云峰一样--那里是百多年前全武林狙杀丹朱邪神的地方——成为武林脍炙人口的又一段历史所在。

  另外,逍遥居中的美女,每天都要服用特殊的草药,不容许任何人怀孕,因为我们所从事的都是亡命的工作,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牵挂,女人、小孩绝对都是影响杀手心法的最大禁忌。

  慢慢的,我开始感到有点好奇,第一层,供我这个初级会员享受的就已经是如此的美女了,那幺第二层,甚至第三层里的又是什幺样的绝色呢?

  若想步入第二层,必须要成为高级会员才行,至于第三层,则是暗夜高层人员的专用。要想成为高级会员,则必须累积一定的积分才行,积分从那里来?一般来说,是按人头数来算的,当然所杀人的武功和地位越高,积分越多。

  因此,我总是不断的向上级请求出任务。虽说暗夜总是有做不完的业务,但我这种疯狂的工作态度,也实在令领导们为之侧目。首领暗尊岳天印和总护法解元杀手秦独就多次拍着我的肩膀,感慨的说,我没有看错你,果然是个好学上进的好青年啊。不知不觉中,我已超过了先我近一年开始工作的龙大,成为了暗夜新一代弟子的第一人气偶像。

  但我始终都是年纪太轻,上头也对我有着顾虑,因此交给我的单子从来都没有超过一万两纹银的,杀的人也几乎都是江湖上无名之辈,使得我的积分始终都长不高。近一年之中,作为新进超级业务员的我几乎做成了超过三十单业务,但所涨的积分居然还抵不上前辈们杀一个排教副掌教的高。

  这样绝对不行!光靠杀那些虾兵蟹将,我什幺时候才能晋级高级会员?

  我一定要等一个机会,干掉一个江湖闻名的高手才行。

  而这个机会,终于在我快十九岁时来临。这天,暗尊岳天印召集了我们新一辈弟子中所有有资格出任务的人,眼睛精芒四射扫视着我们,缓缓说道:今次接到的是一件大单子,价值二十万两黄金。你们要立刻分头下山,全体在副庄主血剑无痕和总护法秦独领导下执行任务。而这次的目标,就是你们所经常谈及的,武林四大绝色排第四的武当玉女林冰滢的父亲,武当俗家第一高手,清心剑客林道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