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infinfx.com

性生日礼物





 

他是一个公司里不同部门的高层主管,外形俊俏,有点(我不是说非常)有点神似陈敏薰的前男友的样子,高高白净斯文,戴金边眼镜。

在一次企划案的过程中,我一直是代表我们经理跑去他们部门作简报的,每次都是跟他,通常有其他人,开个便当会议或是单纯简报。




也许是我是唯一一个外人的关系,他们公司的人总会喜欢戏称我和他的暧昧关系,他每为我倒茶或拿外套,都会有有意无意的戏称:“张经理,你果真特别照顾我们sandrea妹妹呀~”之类的话。




我和他都不以为意。不过那阵子,前后大概三个月,我跑他部门的频繁的确让我和他变的很熟,只是一直仅止于公事往来。而流言依然不断,我甚至有一次穿过办公室,听到很小声的耳语:




“那个XX部的sandrea又来了…找经理呢…”




我当然对这些流言不以为意,只是我和张经理见面时互相多少会有一点点尴尬。




他没表现出来,反而是我心里会有鬼,总刻意地注意着要和他公事公办。




有一天,我进他办公室,他一反常态的锁了个门:




“sandrea,我有话跟你说。”




“嗯?”我问。




他表情严肃:“我知道我们部门里会有人乱讲你怎样,我真的很抱歉,也希望你不要在意。”




“我OK啊。”我说。




“真的,我觉得很过意不去,然后想要请你吃饭以陪罪,都也要怕闲话。”他说。




“没关系啦,张经理,我懂的.我没事的。”我笑笑说。




他释怀的笑:“那就好。”




他再度将门打开,我们一样的谈公事。




我对他的印象本来就很好,在这次事件之后更觉得他是好人中的好人。




随着案子愈作愈久,我愈来愈发现心里被他吸引,而他也一直对我很好,常常偷偷摸摸的送我东西,载我便车,虽然都会刻意的不让他们部门发现,以杜绝闲话。




我愈来愈被吸引,但我一直想着这种柳下惠的男人不会想有什么非分的。




直到那一天。




夏天期间,我那天不知怎样穿的特别清凉,上半身仍是套装,但下半身穿着很短的窄裙,大概不到大腿的1/3,穿着很高的细根高根鞋,这样看起来腿很长。




我到了他们部门。今天人比较少,几个爱讲闲话的不在,我进了他办公室。




他正在盯着荧幕,看到我来,起身帮我拿椅子。




我壑意到他的眼神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次,而且我半恶作剧的注意到了他的裤档里好像有东西慢慢隆起。




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他对我也是有感觉的。




我们一如以往的简报了,简报完,他破天荒的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今天要留下来加班,可能不方便。”我故意拒绝着他。




(女人在这种时候,第一次一定要先拒绝,哪怕有空也要说没空。)




“那没关系,明天?我们吃个饭聊聊这个案子。”他不放弃的说。




(不是怕闲话吗?我想着)




“好啊,那明天。”我答应了,我们约了见面方式。




第二天,晚上七点,我到了B2停车场,像是要幽会的情侣一样,他已在那里等我。




我们坐上他的宾士,到了一家餐厅,气氛浪漫,我们很优雅的吃饭聊天着。




“sandrea小姐,请问你有男朋友吗?”他问道。




“我结婚了呢。”我笑笑。




“真的啊,那太可惜了。”他也优雅的微笑。




“为什么可惜?”我问。




“我后天生日,有个小小的PARTY,在一个PUB,原本也想请你也一起来的。”他说。




“那跟我结婚有什么关系?”我问道:”我也可以去呀。”




“我不想这样,让人家家庭受影响。”他笑笑。




好久没碰到这种好男人了呢。我心想着,有股莫名的失落。




吃完,他载我回家,在等红绿灯时,他忽然握住我的手。




“sandrea,真是太晚遇见你了。”他说着。




我心里大感意外,但我没有把手抽走。




就这样,我们的手温存了几十秒,直到他再度发动。




那天回家,我心里有着奇怪的感觉。




晚上,我听到手机的简讯声,我打开一看,是他。




“听到你有先生让我的心都碎了,但我还是希望生日能有你的祝福,如果你念在这几个月来我们生命中的交会,也许你可以就那一个晚上当作你是未婚的女人,来参加我的PARTY,那会是我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




好吧,好男人扣十分,我心想着。




但心下的欲望还是在,我上了床,空荡荡的双人床提醒着我的婚姻情况。我心里突然有个疯狂的决定,我要送他个空前也绝后的生日礼物。




我贼头贼脑地打给他。




“张经理,你的PARTY是几点啊?在哪里?”




“在XXX,你要来吗?”他显的很高兴。




“不了…那你们大概几点结束啊?”




“应该会十一点吧!第二天还要上班啊!怎么了?”




“嗯,我不参加PARTY,但我有个特别的礼物要送给你,要在你们结束之后在你家。如何?要不要?”




“不能带来吗?你也一起来呀?”他问着。




“不行。你不要就算啰。要的话就是十一点。”我笑答。




“那…好吧!十一点我回我家!你知道在哪吗?”




他给了我他的地址,我记了下来。




那天,十一点,我打了电话给他。




“喂,大小姐,我为了你早早宣布散场,特地回家来恭候大贺的呢。”他说。




“我在你家楼下。”我笑着说。




“啊,那快请上来。”他说。




我进了他家,他家和我猜想的类似,富丽堂皇,灯火明亮,客厅摆满了饰品和洋酒。




他仍穿着一件polo恤和休闲裤,站着等我。他手中拿着两杯气泡饮料,我直接接过一杯,一仰而尽。




“亲爱的sandrea大小姐,我是有何荣幸可以得到这份大礼呢?是什么?”他问。




“你家没别人吧?”我不理他的话直接问着。




“没啊,怎么了?”




“不要骗我哦,你家里如果有别人你会后悔的.”我再度问他。




“我保证,没有,真的!”他笑着说。




“那好。”我说,一边将他的门锁上大锁。




“张经理,这个礼物会是你永生难忘的。”我媚笑着说。




“但你需要完全配合,没有一点反抗或质疑,你作的到吗?”




“任凭姑娘宰割.”他笑着说。




“那好。”我笑着。




我先将我的丝巾拿了下来,绑住他的眼睛,开始脱他的衬杉,接着是裤子,直到他仅着一件内裤。




“sandrea,你确定你没搞错吗?怎么好像是你生日,我是礼物?”他仍调笑着。




“少废话。”我说。




我把我的风衣背后的束腰带解下,将他的手反手绑在椅背上,但故意的绑的很松,他用力扯应该扯的掉那种。接着把我的风衣脱下,长裤脱下,毛衣脱下。我里面是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胸罩和同套的内裤,高根鞋,戴着耳环,手链,擦着水漾口红,上香水。摆好pose,我把他眼上的丝巾拿下。




他的眼睛瞬间睁的斗大,内裤里快速勃起。




“sandrea,你……”




没让他讲完,我爬到他身上,捧着他的脸,让他的脸凑近我仅着胸罩的乳房不到五公分。




我低着头,让微卷的染发散逸垂下。




“张经理…”我勾魂的声音配着笑容。




“你现在在天堂,不在人间…”




我把他的内裤往下脱到脚跟,蹲着握着他的弟弟。




他的弟弟此时已经全然胀大,红紫色的膨大物,我握着,抬头问他:




“你希望我怎样对待它?”




“舔…求你…”他说着。




我微笑着,伸出舌头轻舔着尖端,异味感还好,而且我口中是刚才的水蜜桃气泡味。(不然我平常不喜欢口交)我慢慢的含着,直到整个含入为止。




他仰着头,发出着呻吟声:“喔…喔…”




我含了一阵,他不停的全身扭动着,低吟着。




我使劲的含着,直到觉得他可能会受不了,就退了出来,再度爬到他身上。




“张经理…”我再度笑着问。




“你…想不想…看我脱掉这件呢?”




“想…想…”他眼中像是要射出火来。




我半倚着他的大腿,让胸部离他脸很近,很慢很慢的开始解我的胸罩背扣和肩带,直到慢慢把整个胸罩脱掉。我扶着乳房让裸露的乳房垂下,直到接触他的脸。




“啊…”他像是满足的声音发出。




我开始用我的乳房轻轻的划过他的上半身。他有一点点小腹,但大体上还瘦。而古龙水的香味与我的香水交错成一种迷乱的氛围。




我边用乳房帮他按摩着,两个裸露的躯体的磨磳,让我也全身绯红燥热了起来。




“张经理,喜欢我的服务吗?”我媚笑着问他。




“喜欢…sandrea…你真的太棒了…”他吐一口气说道。




“那…你还希望我为你作什么呢?张经理大人。”我说。




“我想…想要…”他胀红了脸说。




“嗯,抱歉,我们没有这个选项唷,人家sandrea是有老公的,不能含这一项。”




我故意说着。而我的手一边抚弄着他的弟弟,不规则的轻抚,有时揉着有时把玩着。




“拜托…拜托啦…sandrea…你这样不让我弄我会死掉…”他哀求着。




“抱歉唷…张经理,生日服务只有到这里唷…”




我仍故意边抚弄着他,边让乳房磨磳他的胸腹,而仍边调笑着。




“sandrea…我快受不了了…”




“不可以…我们今晚的服务只有这样哦…你可千万别挣开你的手,不然你就可以乱来了。”我故意提示着他。




他没两秒钟就挣开了约束带子,然后一把抱住我,将我的内裤脱掉。




“大奶妹…爱玩嘛…现在我挣脱了,看我好好罚你!”他佯怒笑着说。




“啊…好害怕…讨厌…”我故意耍骚地说。




“我受不了了!”他一把把我推倒在沙发上,半跪在地上低头揉着我的乳房。




“胸部那么大,还给我在面前晃晃晃,晃晃晃,会出人命的你知道吗?”




“啊…啊…”我突然变成被挑逗者,毫无招架之力的只能呻吟。




“喔…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你刚害我差点中风死掉…sandrea…”




“呵…啊…啊…”我试着笑,但很快又转成浪叫。




“真的受不了…”他将我摆平,原本要硬上,但我阻止了他,叫他去戴套。




他戴上,表情狰狞仍不减,将我摆正,就插了进来。




“很想要对不对…sandrea…那么湿…哦…好舒服…”




“啊!…啊…啊…”被插入的刺激让我失魂的叫着。




“现在换我好好你了…你这个小骚货…喜欢吗…”他不停的抽插着。




“喜欢,喜欢,啊……”我很淫荡地配合着。




他不停的抽插着。脸上像是青筋暴露,背水一战的表情,口中不停的




“啊…啊…”的喊着。




我想笑,但被猛烈的攻击早让我无力反应,只能不停的浪叫。




“我一定要换姿势!”




他停了下来,将我拉起来,让我手半扶着沙发靠背,站着从后面插入我。




“啊!”被不同角度的插入感觉像是更深入而兴奋。




“插死你…sandrea…哦…好棒…”他呓语着。




“不要…不要…啊…”我叫着。




他的一手在我的肩上,让他的每一下抽插可以压迫更深,一手则不停的揉弄着我下垂的乳房。他时而大力,时而揉抚,时而捏着乳头,我的快感一波波涌来。




“轻一点…啊…轻一点…”




“好大…摸起来好舒服…啊…你好紧…好舒服…”




“啊…不要…啊…”




“什么不要…我要…插死你…”




“啊…啊…不可以…”




“我跟你老公谁比较棒…sandrea…”他刻意加大力道的抽插。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喘着气勉力回答着。




“快说…说你最棒…快说…啊…”他每一下都用力插到底,讲话变的有点费力。




“不要…不要…啊…啊…”




“啊…sandrea…sandrea…”他两手移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抓着,口中发出奇怪的呓声,加速的进出着。




忽然“啊!”的一声,两手用力的握紧我的乳房,就这样射精了




我们维持了这个姿势一两分钟,慢慢倒下在沙发。方才的过程激烈到两人不能言语,只能喘气着。




“sandrea,你好棒,真的!”他爱怜的轻抚我的脸颊。




我则笑笑的,满足地仰头看他的脸,轻倚在他的身上。




“喜欢这个礼物吗?”我故意问他。




“sandrea,我过去三十二年来的礼物加起来,都没这个礼物好…”他笑着说。




“天啊,真的好棒,我现在脑中还有你刚才的声音,好棒…”




我笑笑,起身去了他的浴室淋浴,出来后慢慢将衣服穿起。




他拉住我:“sandrea,不要走,陪我过这一夜,好不好?”




“亲爱的张经理,你的生日即将过去。”我笑着指指时钟。




“过了你的生日,我就是有先生的女人了……今天的礼物,当作是一个很棒的梦吧……”




我笑着硬是离开那间公寓,在风衣系的紧紧的,坐了计程车回去。下体仍然有那种满满的感觉。




他是一个公司里不同部门的高层主管,外形俊俏,有点(我不是说非常)有点神似陈敏薰的前男友的样子,高高白净斯文,戴金边眼镜。




在一次企划案的过程中,我一直是代表我们经理跑去他们部门作简报的,每次都是跟他,通常有其他人,开个便当会议或是单纯简报。




也许是我是唯一一个外人的关系,他们公司的人总会喜欢戏称我和他的暧昧关系,他每为我倒茶或拿外套,都会有有意无意的戏称:“张经理,你果真特别照顾我们sandrea妹妹呀~”之类的话。




我和他都不以为意。不过那阵子,前后大概三个月,我跑他部门的频繁的确让我和他变的很熟,只是一直仅止于公事往来。而流言依然不断,我甚至有一次穿过办公室,听到很小声的耳语:




“那个XX部的sandrea又来了…找经理呢…”




我当然对这些流言不以为意,只是我和张经理见面时互相多少会有一点点尴尬。




他没表现出来,反而是我心里会有鬼,总刻意地注意着要和他公事公办。




有一天,我进他办公室,他一反常态的锁了个门:




“sandrea,我有话跟你说。”




“嗯?”我问。




他表情严肃:“我知道我们部门里会有人乱讲你怎样,我真的很抱歉,也希望你不要在意。”




“我OK啊。”我说。




“真的,我觉得很过意不去,然后想要请你吃饭以陪罪,都也要怕闲话。”他说。




“没关系啦,张经理,我懂的.我没事的。”我笑笑说。




他释怀的笑:“那就好。”




他再度将门打开,我们一样的谈公事。




我对他的印象本来就很好,在这次事件之后更觉得他是好人中的好人。




随着案子愈作愈久,我愈来愈发现心里被他吸引,而他也一直对我很好,常常偷偷摸摸的送我东西,载我便车,虽然都会刻意的不让他们部门发现,以杜绝闲话。




我愈来愈被吸引,但我一直想着这种柳下惠的男人不会想有什么非分的。




直到那一天。




夏天期间,我那天不知怎样穿的特别清凉,上半身仍是套装,但下半身穿着很短的窄裙,大概不到大腿的1/3,穿着很高的细根高根鞋,这样看起来腿很长。




我到了他们部门。今天人比较少,几个爱讲闲话的不在,我进了他办公室。




他正在盯着荧幕,看到我来,起身帮我拿椅子。




我壑意到他的眼神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次,而且我半恶作剧的注意到了他的裤档里好像有东西慢慢隆起。




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他对我也是有感觉的。




我们一如以往的简报了,简报完,他破天荒的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今天要留下来加班,可能不方便。”我故意拒绝着他。




(女人在这种时候,第一次一定要先拒绝,哪怕有空也要说没空。)




“那没关系,明天?我们吃个饭聊聊这个案子。”他不放弃的说。




(不是怕闲话吗?我想着)




“好啊,那明天。”我答应了,我们约了见面方式。




第二天,晚上七点,我到了B2停车场,像是要幽会的情侣一样,他已在那里等我。




我们坐上他的宾士,到了一家餐厅,气氛浪漫,我们很优雅的吃饭聊天着。




“sandrea小姐,请问你有男朋友吗?”他问道。




“我结婚了呢。”我笑笑。




“真的啊,那太可惜了。”他也优雅的微笑。




“为什么可惜?”我问。




“我后天生日,有个小小的PARTY,在一个PUB,原本也想请你也一起来的。”他说。




“那跟我结婚有什么关系?”我问道:”我也可以去呀。”




“我不想这样,让人家家庭受影响。”他笑笑。




好久没碰到这种好男人了呢。我心想着,有股莫名的失落。




吃完,他载我回家,在等红绿灯时,他忽然握住我的手。




“sandrea,真是太晚遇见你了。”他说着。




我心里大感意外,但我没有把手抽走。




就这样,我们的手温存了几十秒,直到他再度发动。




那天回家,我心里有着奇怪的感觉。




晚上,我听到手机的简讯声,我打开一看,是他。




“听到你有先生让我的心都碎了,但我还是希望生日能有你的祝福,如果你念在这几个月来我们生命中的交会,也许你可以就那一个晚上当作你是未婚的女人,来参加我的PARTY,那会是我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




好吧,好男人扣十分,我心想着。




但心下的欲望还是在,我上了床,空荡荡的双人床提醒着我的婚姻情况。我心里突然有个疯狂的决定,我要送他个空前也绝后的生日礼物。




我贼头贼脑地打给他。




“张经理,你的PARTY是几点啊?在哪里?”




“在XXX,你要来吗?”他显的很高兴。




“不了…那你们大概几点结束啊?”




“应该会十一点吧!第二天还要上班啊!怎么了?”




“嗯,我不参加PARTY,但我有个特别的礼物要送给你,要在你们结束之后在你家。如何?要不要?”




“不能带来吗?你也一起来呀?”他问着。




“不行。你不要就算啰。要的话就是十一点。”我笑答。




“那…好吧!十一点我回我家!你知道在哪吗?”




他给了我他的地址,我记了下来。




那天,十一点,我打了电话给他。




“喂,大小姐,我为了你早早宣布散场,特地回家来恭候大贺的呢。”他说。




“我在你家楼下。”我笑着说。




“啊,那快请上来。”他说。




我进了他家,他家和我猜想的类似,富丽堂皇,灯火明亮,客厅摆满了饰品和洋酒。




他仍穿着一件polo恤和休闲裤,站着等我。他手中拿着两杯气泡饮料,我直接接过一杯,一仰而尽。




“亲爱的sandrea大小姐,我是有何荣幸可以得到这份大礼呢?是什么?”他问。




“你家没别人吧?”我不理他的话直接问着。




“没啊,怎么了?”




“不要骗我哦,你家里如果有别人你会后悔的.”我再度问他。




“我保证,没有,真的!”他笑着说。




“那好。”我说,一边将他的门锁上大锁。




“张经理,这个礼物会是你永生难忘的。”我媚笑着说。




“但你需要完全配合,没有一点反抗或质疑,你作的到吗?”




“任凭姑娘宰割.”他笑着说。




“那好。”我笑着。




我先将我的丝巾拿了下来,绑住他的眼睛,开始脱他的衬杉,接着是裤子,直到他仅着一件内裤。




“sandrea,你确定你没搞错吗?怎么好像是你生日,我是礼物?”他仍调笑着。




“少废话。”我说。




我把我的风衣背后的束腰带解下,将他的手反手绑在椅背上,但故意的绑的很松,他用力扯应该扯的掉那种。接着把我的风衣脱下,长裤脱下,毛衣脱下。我里面是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胸罩和同套的内裤,高根鞋,戴着耳环,手链,擦着水漾口红,上香水。摆好pose,我把他眼上的丝巾拿下。




他的眼睛瞬间睁的斗大,内裤里快速勃起。




“sandrea,你……”




没让他讲完,我爬到他身上,捧着他的脸,让他的脸凑近我仅着胸罩的乳房不到五公分。




我低着头,让微卷的染发散逸垂下。




“张经理…”我勾魂的声音配着笑容。




“你现在在天堂,不在人间…”




我把他的内裤往下脱到脚跟,蹲着握着他的弟弟。




他的弟弟此时已经全然胀大,红紫色的膨大物,我握着,抬头问他:




“你希望我怎样对待它?”




“舔…求你…”他说着。




我微笑着,伸出舌头轻舔着尖端,异味感还好,而且我口中是刚才的水蜜桃气泡味。(不然我平常不喜欢口交)我慢慢的含着,直到整个含入为止。




他仰着头,发出着呻吟声:“喔…喔…”




我含了一阵,他不停的全身扭动着,低吟着。




我使劲的含着,直到觉得他可能会受不了,就退了出来,再度爬到他身上。




“张经理…”我再度笑着问。




“你…想不想…看我脱掉这件呢?”




“想…想…”他眼中像是要射出火来。




我半倚着他的大腿,让胸部离他脸很近,很慢很慢的开始解我的胸罩背扣和肩带,直到慢慢把整个胸罩脱掉。我扶着乳房让裸露的乳房垂下,直到接触他的脸。




“啊…”他像是满足的声音发出。




我开始用我的乳房轻轻的划过他的上半身。他有一点点小腹,但大体上还瘦。而古龙水的香味与我的香水交错成一种迷乱的氛围。




我边用乳房帮他按摩着,两个裸露的躯体的磨磳,让我也全身绯红燥热了起来。




“张经理,喜欢我的服务吗?”我媚笑着问他。




“喜欢…sandrea…你真的太棒了…”他吐一口气说道。




“那…你还希望我为你作什么呢?张经理大人。”我说。




“我想…想要…”他胀红了脸说。




“嗯,抱歉,我们没有这个选项唷,人家sandrea是有老公的,不能含这一项。”




我故意说着。而我的手一边抚弄着他的弟弟,不规则的轻抚,有时揉着有时把玩着。




“拜托…拜托啦…sandrea…你这样不让我弄我会死掉…”他哀求着。




“抱歉唷…张经理,生日服务只有到这里唷…”




我仍故意边抚弄着他,边让乳房磨磳他的胸腹,而仍边调笑着。




“sandrea…我快受不了了…”




“不可以…我们今晚的服务只有这样哦…你可千万别挣开你的手,不然你就可以乱来了。”我故意提示着他。




他没两秒钟就挣开了约束带子,然后一把抱住我,将我的内裤脱掉。




“大奶妹…爱玩嘛…现在我挣脱了,看我好好罚你!”他佯怒笑着说。




“啊…好害怕…讨厌…”我故意耍骚地说。




“我受不了了!”他一把把我推倒在沙发上,半跪在地上低头揉着我的乳房。




“胸部那么大,还给我在面前晃晃晃,晃晃晃,会出人命的你知道吗?”




“啊…啊…”我突然变成被挑逗者,毫无招架之力的只能呻吟。




“喔…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你刚害我差点中风死掉…sandrea…”




“呵…啊…啊…”我试着笑,但很快又转成浪叫。




“真的受不了…”他将我摆平,原本要硬上,但我阻止了他,叫他去戴套。




他戴上,表情狰狞仍不减,将我摆正,就插了进来。




“很想要对不对…sandrea…那么湿…哦…好舒服…”




“啊!…啊…啊…”被插入的刺激让我失魂的叫着。




“现在换我好好你了…你这个小骚货…喜欢吗…”他不停的抽插着。




“喜欢,喜欢,啊……”我很淫荡地配合着。




他不停的抽插着。脸上像是青筋暴露,背水一战的表情,口中不停的




“啊…啊…”的喊着。




我想笑,但被猛烈的攻击早让我无力反应,只能不停的浪叫。




“我一定要换姿势!”




他停了下来,将我拉起来,让我手半扶着沙发靠背,站着从后面插入我。




“啊!”被不同角度的插入感觉像是更深入而兴奋。




“插死你…sandrea…哦…好棒…”他呓语着。




“不要…不要…啊…”我叫着。




他的一手在我的肩上,让他的每一下抽插可以压迫更深,一手则不停的揉弄着我下垂的乳房。他时而大力,时而揉抚,时而捏着乳头,我的快感一波波涌来。




“轻一点…啊…轻一点…”




“好大…摸起来好舒服…啊…你好紧…好舒服…”




“啊…不要…啊…”




“什么不要…我要…插死你…”




“啊…啊…不可以…”




“我跟你老公谁比较棒…sandrea…”他刻意加大力道的抽插。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喘着气勉力回答着。




“快说…说你最棒…快说…啊…”他每一下都用力插到底,讲话变的有点费力。




“不要…不要…啊…啊…”




“啊…sandrea…sandrea…”他两手移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抓着,口中发出奇怪的呓声,加速的进出着。




忽然“啊!”的一声,两手用力的握紧我的乳房,就这样射精了




我们维持了这个姿势一两分钟,慢慢倒下在沙发。方才的过程激烈到两人不能言语,只能喘气着。




“sandrea,你好棒,真的!”他爱怜的轻抚我的脸颊。




我则笑笑的,满足地仰头看他的脸,轻倚在他的身上。




“喜欢这个礼物吗?”我故意问他。




“sandrea,我过去三十二年来的礼物加起来,都没这个礼物好…”他笑着说。




“天啊,真的好棒,我现在脑中还有你刚才的声音,好棒…”




我笑笑,起身去了他的浴室淋浴,出来后慢慢将衣服穿起。




他拉住我:“sandrea,不要走,陪我过这一夜,好不好?”




“亲爱的张经理,你的生日即将过去。”我笑着指指时钟。




“过了你的生日,我就是有先生的女人了……今天的礼物,当作是一个很棒的梦吧……”




我笑着硬是离开那间公寓,在风衣系的紧紧的,坐了计程车回去。下体仍然有那种满满的感觉。